拿笔的,想走的。

一片荒野14

  消毒水的气味溢满了鼻腔,还有一种淡淡的汗液的味道,我还闻到了他头发上的香味,干净。我盯着他的后背,他正和医生说话,头一动一动的。窗户外面的太阳照在他身上,他的头发是栗黄色的。

  医生伸了伸手:“请病人家属在外面等一下。”

  他转身,我和他的目光撞在一起了,他转过脸,垂着眉眼走出去。我急忙扭头,从逐渐狭窄的门缝之间看他。

  他要走了?一去不回呢?

  医生对我上下其手,问东问西,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配合过谁,我满脑袋都是一个字,走。

  我眯眼看着那阳光,大吼:“tiw!”

  门“哐”地被推开了,他边走过来边问:“怎么了?”

  我抬头看他,我突然有点恨他。

  “没事。”

  

  

  

  那晚我做了...

石头【前序】

发发新文


"别笑了,我他妈叫你别笑了!"

“哈哈!天呵!有心情那梦儿还去不远——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付断井...断井颓垣——!阿飞—”

漆黑阴霾的夜空上,愁云惨淡,北芒星微不可见。臭气熏天的浑浊河水被搅动,岸上不停传来疯癫的笑声。杜飞喘着粗气,用衬衫将自己与背上的人拴了个紧,趟着渐行渐浅的黑水朝岸上一步一步挪去。

“画廊金粉半零星,池馆苍苔一片青。踏草怕泥新绣袜,惜花疼煞小金儿~铃~”

背上那少年伸出惨白细瘦的手,颤颤巍巍捏起了兰花指:“淫邪污了那花台殿...污了那花台殿...啊...”

狂笑声又响了起来。

杜飞喘红了眼睛,一...

13.《一片荒野》WTF 高虐

:)终于认识到了写同人文的难度。这章有点虐。

  “怎么了…Frank?”

  嘈杂的声音在我耳边渐渐远去,疼痛如狂风席卷而来,我被裹挟到一片虚无之中,不知何处而来的雨声时断时续,一声又一声的响雷绵绵滚滚,却始终不见光亮。雨声慢慢慢慢连了起来,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…

  警笛声响起了,忽远忽近的,连绵刺耳的,有人开始尖叫了,低沉的交谈和着雨声,雷声,警笛声,还有,哭声。

  我落入一片虚无,浑身透湿,冰寒阵阵。

  我听见他的声音:“Frank?”

  世界突然亮了起来,白茫茫一片,亮得刺眼。

  “别看了,走。”

  老J拉着我一把扯走。我的肩膀竟然没有了痛的感觉。...

明天的太阳

第六章、告别卫囡


  我正抽着烟神游,就听见身后传来两声呻吟。我把烟头在窗台上碾灭,转身去看她。

  大概是觉得阳光刺眼,她抬起手臂遮住眼睛,嘴里又一声娇柔婉转的呻吟,腰肢跟着扭扭。我冷静地看着,脑袋里大概只有两个字,香艳。

  缓了一会,她把手放下来,睁开眼看到我,还没反应过来,闭眼打算继续睡,接着猛地坐起来,身子颤抖了一下,神情说不上是震惊还是害怕。

  我阴阳怪气地说,哟,脸上没皮吓着你了吧?

  卫囡捏着脖子转转头,伸手按右边太阳穴,问,你来干什么,不是跟人同居了吗?

  我有心戏弄她,就道,那不还是你,电话里哭着喊着说要我嘛。

  卫囡脸一下涨得通红,说不出话来。我见状,摆摆手道,羞什么,...

不小心关注到两个推荐狂魔。

预兆

不知道算不算bl,因为我也没弄懂他俩的感情。


哪个爱做梦,一觉醒来,床畔蝴蝶飞走了。——四季歌


四月,春风微拂,绿芽初出,夜有暴雨,轰雷震天。


今天没有见到他,如果他来了,我一定话给他听。

尼龙猫死了,中午的时候被打死的,用棍打人其实不致命,但是打在猫身上就不一样了。我原本以为猫的头骨跟人一样,但发生这件事之后,我才知道猫的头骨其实更脆弱一点。

尼龙猫死得很惨,脑浆迸溅,血肉模糊,尾巴也被踩断了。现在想起来就有点恶心,头昏脑胀,我还是早早睡了。

现在是4月17日11点02分,希望明天能够见到他。祝好梦。

  

  ‘你是不是放学了?’

‘恩,刚放,收拾东西呢。’

‘你拿伞了吗?’

‘拿…没拿...

爸爸的家

上次那篇没发完的父子虐恋,不,是暗恋。不想改了。

1.

  那天,家里又来了一个女人。

  站在沙发后,脸上盈满了笑。长翘的睫毛,漂亮的梨涡。电视里还放着晚间新闻,播报最新一期的柏林电影节。女人的双手轻柔地在肩膀上按捏,力道适中。男人因此而舒适地叹了一口气。这时,飘动的窗帘带进一阵海风。女人俯下身来,笑着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,男人无谓地点头,女人便像只蝴蝶般转过身去,轻盈地飞向窗口。

       在窗户关上的那一瞬,我重重摔上了门。

  我转过身,靠着墙壁点燃一支烟。凝望着远处灰白的天际,对面的楼房沉重灰暗,挂在阳台晾晒的衣...

分裂

呃,初中的时候写的一篇短篇吧,那时候比较闲。不是BL,这是关于人格分裂,幻视幻听(我不知道该不该归类到精神分裂里面去,毕竟这方面我也不是专家。),毒品,犯罪,什么什么的。反正我自己看是觉得,挺搞笑。

当时受一些言情小说的影响,写得比较矫情,但是也有些东西我现在已经找不回来了,为了保持原汁原味,就不改了。大家也当做笑话看看吧。

1.

  看着别人的爱情逐步走向死亡,真是件痛快的事。

  此刻万喜与金艾就在距我五十米开外的“wolf”门口,我料定他们不会发现我。他们在说一些话,表情十分扭曲,但我一个字也听不到。那些声音越过重重人流逐渐消融,噪杂的人声强势掩盖它们。但我不需要知道。只要看着,...

太阳第一章里的歌,当时听了不下千遍,每个句子都斟酌透了。

明天的太阳

第五章、她的曾经

  卫囡给我打电话的这天,我正打算跟我的服务员小妹发生点什么,这么多天过去了,我确实不是性无能。

  接了电话我就立刻想到那天说的话,于是摆出一副极度不耐烦的语气问,有事?话筒里传来几声嘿嘿嘿的傻笑,过了一会儿,又听见含混不清的声音,骂,狗日的,你良心被狗日了。同居,同你个爸爸,不要脸。

  说完,还满足地呵呵笑了两声。

  我一瞬间脸憋得发青,浑身像被千万根针迅速扎了几下,一波又一波地发麻,毛都要炸开了。但我还是忍住了没发作。这女人要不是喝了酒,平常基本不骂人。

  我对着电话骂了一句操你妈,又问,你现在在哪儿?

  对面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,关你什么事。说完,就...

© 绿里死阴 | Powered by LOFTER